中國時報【李柏青】

瑞士並非以美食傳統聞名的國度,我常開玩笑說,所謂瑞士菜無論名字為何,便是起司、馬鈴薯與麵包的組合。畢竟歷史上瑞士各邦位於山區苦寒之境,物資缺乏,就飲食而言浴室除臭方法,自無法如周邊法國、義大利地區講究。里昂距瑞士邊境不過一個多小時車程,卻是法國東南菜系的中心,菜色豐富精緻,相比之下,瑞士菜宛如停留在中世紀。

瑞士食物的靈魂是起司。我對起司的概念來自於早餐店的蛋餅或外送披薩,焦香帶點鹹味,最好是有「牽絲」的黏稠口感;來到瑞士後才發現此一認識太狹,瑞士以畜牧業起家,起司種類極繁,從味如白蠟至臭不可聞者皆有之,可做主食、配菜、甚至甜點,變化萬千。逛市集時每每會被攤位上琳瑯滿目的起司吸引,不過試吃或許有味道,買回家卻不知道怎麼料理,久而久之還是遠觀便罷。

瑞士最具代表性的料理自然是起司火鍋(fondue),大小餐館都有供應,也是一般家庭餐桌上常出現的菜色。做法不難,先以大蒜塗抹鍋底(不知為何,爆香嗎?),倒入白酒煮沸,轉中小火,慢慢加入起司攪拌避免燒焦,待起司熔融冒泡,便可以用撕碎的法國麵包沾著吃。煮起司火鍋有特殊用具,包括小鑄鐵鍋、酒精爐和叉麵包用的長叉,不過如果在家自己吃不那麼講究的話,用湯鍋熔起司、一般刀叉叉麵包也不是不行。

重點在起司。一般來說,火鍋不會只用一種起司,而是不同種類起司的混合,其間的成分與比例影響口味甚鉅,此為各間餐廳或主婦間的不傳奧義;超市中也有為懶人打理妥當的料理包,把裡頭起司全倒進鍋中便是。白酒則是另一門學問,通常選擇不甜、口感較澀的酒為基底,酒精多寡影響麵包入口時的氣味,可再加入檸檬汁或其他果汁調整。

另外一個常見的爭議是是如何處理鍋底所剩的起司,有人會特別讓起司烤焦成為鍋巴再刮下來吃,有個朋友家中的吃法是在最後階段打入雞蛋,與起司攪拌後蓋上鍋蓋悶燒一陣,再用湯匙挖著吃。

至於麵包就沒什麼講究,一般外硬內軟的法國麵包即可,其實只要是放進火鍋中又能被撈起來的,薯條、生菜、風乾牛肉皆無不可。浴室異味

至於好不好吃嘛,對於一個外國人來說,起司火鍋便是某種「異國美食」,偶爾吃一次相當美味,但天天吃就敬謝不敏。而且起司鍋在料理過程中非常臭,對外國人而言那是一段需要跨越的心理障礙。我住在瑞士旅館時,一樓餐廳便供有此料理,害我去除浴室異味每天幻想旅館發生命案,屍體已堆放幾個星期。

我經常覺得起司火鍋最大的好處就是不花腦筋,吃中式火鍋還要考慮放什麼料、等水煮滾,起司火鍋便是機械性地叉起麵包浸入起司放進口中,完全不會因進食而中斷談話,很適合一堆人冬夜聊八卦時食用,吃完以後腹肚飽足,身體發熱,鼻孔噴出燒熱的白酒氣味,讓人不禁讚嘆:「當瑞士人真好!」

E12560C5B632AE30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ct410r7l2 的頭像
uct410r7l2

粉粉的創作天地

uct410r7l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